汉服同袍|戏曲票友|唱见一名|欧美古风博爱党|POI中土超级英雄|莎翁脑残粉|法学神学控|说书唱戏听不腻的曲艺

关于

2015.12.12上海天蟾逸夫舞台《子胥逃国》repo

【拿什么拯救你,某的拖延症】
【Lo主其实是个精分来着】
【语无伦次,毫无逻辑】
【慎入,慎入,慎入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看戏这事儿,有瘾。

周六是某十多年以来,头一遭坐在戏园子里实打实地听一出戏。作为人生中的一个第一次,很有必要从头至尾地记述下来,为日后回忆做个比对。

中午和阿妙在大厅碰了头,便一起去附近的小店吃了碗面【吐槽:真是好大的一碗!然而面没有几根,小菜倒是水灵的,喂饱某这北方汉子却也足够】。

准备进场时,发现门外好些黄牛,中途还被一流浪汉缠住,听了些败人兴致的言语,略微尴尬。检票后,借阿妙一行的光得了本说明书【再次吐槽:华师大心黑的哟…啧啧】,这才知道演出是为庆贺刘先生著作的出版。欢喜的同时,又很厌弃自己的懒惰,事先居然连功课都不曾做好。

进到园子里,某懵圈了,好在工作人员机敏且温柔,很快地上前指出了某应去的排数,然而当某站到13排走廊后…

LET ME DIE。

某的位置紧靠墙壁,而其余座位已坐满了老爷爷。爷爷们腿脚不灵便不方便站起来,某只得一路道着歉一路挤进去。他们和蔼得很,努力向后蜷起身子,给某这个团子让出挪动的空间。坐下后,某分明听到几位爷爷的私语:哎呀,还有这么年轻的小姑娘来听京戏呀。

某心情复杂。

于是某窝在椅子上,瞧着座儿们来来往往人声沸沸,一时间竟有些恍惚。

蓦地定场音响起,整个场子霎时间都肃穆了。某也回过神来,正了正身形,凝神静听。

因着这演出的性质,先是请了翁老师和某位华师大出版社负责人讲了话,这才正式拉开幕帘,上演《子胥逃国》。

此时某方意识到这位置的好。虽说偏对着舞台,但乐队老师们看得却是清楚。转快板的时候操琴老师身形展动,琴音激越,衬得伍员之悲之怒更为真实逼人。端的是意外之喜。

《长亭会》其实是第一次听,对于净角,某没有太深刻的印象,然而伍员的亮相,确实惊艳。那一瞬间,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。顾盼行动之间,似有千钧压于肩头、心头。眉目成书,字字如针,动人心魂。

四折戏里,最喜《文昭关》,在此处伍员一夜须白。随着曲调的爬高节奏的催进,伍子胥积郁的怨愤宛若化成实质缠裹得人心悸。某泪点向来低,于是……你懂。【捂脸.jpg】

《浣纱记》啊,又讲述了一位烈女的故事。就唱段来讲,赵老师和傅先生所演的确是好的,然而情节…请原谅,某作为一个在女性思维方面很是激进的人,对其实在是…【扶额.jpg】

《鱼肠剑》最后居然演了「打五将」!天爷啊这可是某顶喜欢的一段儿!扎靠的伍将军亮相时,某的少女心呐w…武戏忒短,看得略不过瘾,然而从爷爷们的反应来看,某已是得了极大便宜——第一次就遇到了傅先生的「打五将」,小姑娘你这是多大的运气!【吐槽:这里必须谴责某的爪机!相机启动延迟忒耽误事儿了!傅先生的定格时间多长啊!居然一张能看的照片都没拍着!逼某买单反啊哼哼哼…】

演出结束是签字售书环节,某没有掺和,只远远地站着寻找小伙伴。一转眼看见靠旗都没摘的傅先生试图穿越人群来到他自己的座位,结果被挤得才登了一级台阶又踉跄着退了下去…心疼30秒…待人潮散去,傅先生同大家合影,某和阿妙这两个怂挣扎到最后还是上前拍了一张…

至此某作为戏迷经历已初得圆满,既听过也扮过。然而正如前辈所言——

说书唱戏听不腻的曲艺。

一旦入了迷,便难得餍足了。

PS:估计以后零用要贡献给天蟾了…【doge脸】

PPS:再次感谢阿妙带某飞QAQ谢谢你带给某一段美好的回忆QAQ

评论
热度(3)

© 团子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